caiji05.com资源站,每日更新!海量资源API采集! 帮助文档

当前位置: 首页 » » 勾引贵妇张敏让张敏彻底沈沦18

勾引贵妇张敏让张敏彻底沈沦18

第1章美女如云
只见一位老人微笑着从主座上健步走了下来,虽然已经两鬓花白,可是精神矍铄,身材瘦高,眼神依然锐利,举手投足之间依然神采飞扬,可能是混血的基因,双眼湛蓝,鼻尖高挑,即使微笑的时候也是不怒而威,显得霸气十足。
啊,何鸿焱,是他,林俊逸心中一惊!
“何先生,你好!”
林俊逸禁不住双手抱拳恭恭敬敬施礼,眼前的老人虽然已经是年过八旬,却风采不减当年,眉宇之间言语之内都可以想见当年和扈应东李家诚携手并肩叱诧风云的风范,更想起《暗花》里面梁朝伟前后唿应的那句旁白:一个十几年沒回澳门的老家伙能狠到哪儿去如果他真的那麽厉害,我都很想见见他。
今天他终于见到了。
“林俊逸!”
何鸿焱微笑着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后起新秀,新生势力,不禁颔首笑道,“帝国集团总裁,林老将军之孙,短短数个月时间从一贫如洗,到今天就身拥数亿家産,收购邵氏电影公司,洗劫美国股市,年轻一代,一枝独秀,风头一时无两,我这老头子都有些羡慕了啊!呵呵!”“何先生才是一代枭雄啊!”
林俊逸恭恭敬敬地笑道,“买回失散多年的国宝圆明园猪首献给国家,拳拳报国志,满腔赤子情,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啊!”
何鸿焱晚年大做善事,这件事情尤其露脸,他本来听惯了各种各色的熘须拍马之词,今天却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贊扬此事,不禁老怀大开,放声大笑,真是被他着着实实地搔到了痒处,双眼闪烁,瘦骨嶙峋的大手伸过来握住林俊逸的手笑道:“好孩子,有你的,来来来,随我上座!”
竟自与林俊逸携手同行,让在他身旁落座,在场嘉宾啧啧称羡,一时都看得呆了。
林俊逸这才放眼四望,只见倪家这座庄园別墅真是占地广阔,建筑宏伟,此处露天酒会只是其中一个角落,分別设有灯光舞厅,赌馆歌厅,都是露天临时设置的。东面还有网球场地,还有游泳池,南面还有高尔夫球场,何家庄园的面积也就可想而知了。
男佣女佣奉上蛋挞,德式豆沙派,法国红酒,法式鱼卷,水果色拉卷,蛋黄曲奇饼,玫瑰香红茶,酸甜虾沙拉,泰式香草沙拉,日本寿司,蔬菜沙拉,椰香杂烩牛油果,意大利干果饼,蓝莓芝士蛋糕,巧克力,烤煎牛排,水晶月饼,香浓滑润葡式蛋挞,各色水果拼盘等等琳琅满目,任君品尝。
而来宾之中更是三教九流无所不有,李嘉诚、李兆基、邵逸夫、金庸等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当然也在其列,还有一些演艺界的明星也是风度翩翩,巧笑嫣然。
男的西装革履,燕尾礼服,不是高官显贵,就是商业巨头,都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女的长裙旗袍,礼服晚装,都是花枝招展,珠光宝气,丰胸美腿,光彩照人。西北血迹未干,人神共愤,这南国豪门深宅,却灯红酒绿,醉生梦死,仿佛永远如此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祥和盛世一般!
几位绝色美女款款走来,衆人躬身让道。一水的曳地长裙,却是各有风情。何鸿焱在林俊逸身旁低声介绍,当然其中有明星自然是耳熟能详。
张柏芝,今年25岁左右,身穿一件露背的天蓝色连衣裙,勾勒出高耸的酥乳,纤细的腰肢,裸露出白皙浑圆的玉腿,浑身上下都那麽时尚优雅,洋溢着迷人的美女风情,勾勒出曼妙美好的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尤其是一双白皙修长的玉腿,小腿结实圆润,大腿丰润浑圆,体现出一代玉女才有的清纯气质!
邱淑贞相比并不火暴,但是一身白色长裙,不仅大秀光滑白润的美背,勾勒出曼妙美好的身材,更衬出超凡脱群的气质,洁白无暇,宛如神女,美艳不可方物,高贵不容亵渎。就见那乌黑长发盘起在头上,一张小巧的瓜子脸上五官秀丽,一袭剪裁得体的白色长裙掩盖着高挑匀称的身材,更衬得皮肤白皙如雪,顾盼间,明眸闪亮,隐透出种威严的神色,美唇微张贝齿轻露。
舒淇,波浪型的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脑后,她今天身着一件红色绸缎低胸长裙,別致的腰部装有一根装饰腰带,系好后将纤细的腰身和丰润的胸部衬托得高低起伏,而钮扣和双胸上的钥匙型装饰品以及方的腰带扣,都是金色的金属饰物,和金链坤包、颈上挂的黄金项链相应成趣,妙趣天成,长裙前面开叉裸露出来浅黑色的长筒透明丝袜包裹的修长玉腿,红色的高跟鞋更爲这身装束划上完美的句号。好一位气质高雅、打扮精美的佳人!
梅艳芳身上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单挂式晚礼服,由右肩斜披而下,不但将她的左肩和半片酥乳完全裸露在外,那柔软的布料,更将她傲人的双峰突显得益加浑圆坚挺,就连那对动人的小奶头都若隐若现的浮凸着,而自纤细的腰身以下,则是一泻到底、直达足踝,才由流苏收束下来的裙裾。
衆女一个比一个雍容华贵,性感迷人,直把林俊逸看得眼花缭乱,心醉神迷。
何鸿焱笑着在林俊逸手背上拍了拍以示贊赏地说道,“阿逸,你认识项化强吧,就是西边那个长得很阴冷的家伙,你是娱乐圈里的人,跟他以后就是竞争对手,要多注意一下这个人!呵呵!”
林俊逸自然认得项化强,当然是因爲他曾经在发哥的《赌神》里面出演过龙五的角色,何况他的身旁还有张敏这样的大美人陪伴,显得分外惹眼了。
此时张敏站在向华强身边,一身红色的露背低胸长裙衬得她的象牙肌肤更加白润娇嫩,丰腴圆润的身材无限美好,眉目如画;丰胸高耸,从长裙开叉处裸露出来的玉腿包裹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乳白色的高根鞋,一切都显得那麽端庄优雅,依然是衣着雍容华贵,气质典雅,端坐在那里,融高贵、妩媚的气质于一身。仙姿美貌,丰神绝代,沈鱼落雁,闭月羞花,丰韵迷人!
“阿逸,早就听说你风流倜傥,怎麽样对这个大美人有沒有兴趣”
何鸿焱笑问道。
“呵呵,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林俊逸笑道,“我不过是年少荒唐罢了,哪里比得上何先生一龙四凤子孙满堂,这才是真正的风流倜傥呢!”
何鸿焱听出来林俊逸对张敏有很大兴趣,点燃一根雪茄,“呵呵,张敏的确是个大美人!”
他笑着低声说道:“你们年轻人不要陪着我这个老头子干坐着了,今天是酒会party,有舞会有赌馆有歌厅,阿逸,你可要盡情盡兴哦!呵呵!”
“何先生,那我就放松放松、娱乐娱乐,再来陪您说话喽!”
第2章勾引贵妇张敏
林俊逸笑着起身径直走到向华强、张敏面前。
他还沒有开口说话,只听何鸿焱高声叫道:“华强,过来,上次你不是说要跟我赌一把的吗趁今天有时间,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林俊逸知道何鸿焱在爲他创造机会,他微笑着沖向华强点头致意,然后伸出手去向张敏笑道:“夫人,可否赏脸陪在下跳个舞呢”
向华强听何鸿焱当衆叫他过去陪酒,本来今天到场的客人很少敢来搭理他这个新义安的老大,他无聊的很,然后就应了一声,端起酒杯过去了。
张敏刚才早就发觉林俊逸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夫妇俩看,目光十分的不礼貌,此时虽然笑语殷殷地邀请她跳舞,可是,她的心底却感到这个年轻人存心不良,满心里不想和眼前这个陌生人共舞,衆目睽睽之下,不情愿却又不得不伸出手来,款款站起身来。
林俊逸轻轻握住张敏的芊芊玉手,小手果然白皙滑嫩温润可爱。
趁此机会他仔细端详这只绝色尤物,瓜子脸上一双会说话的水汪汪的妩媚大眼,一笑起来两腮就浮现出两个小酒窝,別有一种甜甜的魅力,她有些无奈地对他职业性地微笑了一下。
张敏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知性大方,性感妩媚,典型的御姐式的女人,前世林俊逸对于张敏就很有兴趣。在张敏的大多数电影中,虽然大部分的光芒都被周星驰吸引过去了,但是张敏的美艳依然能够深入人心。
此时的张敏大约30岁左右,算是最有味道的年纪,她不但有姣好的容貌和迷人的身材,盘起的头发,优雅的露背低胸长裙,透明的肉色水晶丝袜,黑色绑带高跟鞋,浑身无不洋溢着成熟女人的风韵。
在露天舞场随着隐约翩翩起舞,张敏也是冷眼低垂,对林俊逸并无一点热情。
林俊逸知道张敏有些忌惮自己,对于她的冷淡满不在乎,依然笑容可掬地轻轻搂着她的柳腰翩翩起舞。但是,在沈默底下,好色的眼光可沒有休息,从张敏丰润的胸部开始,慢慢向下,贪婪地盯着丰满的酥胸和大腿上长裙开叉处,好像要设法看透旗袍里面的风光,色眯眯的眼神上下不停巡视着张敏的身体。
林俊逸一边欣赏美景,一边从喉头发出奇怪的声音,舌头舔着嘴角黏稠的口水,好像正在品尝美食一样。
“这个人的眼光怎麽这麽讨厌呀”
张敏几乎忍不住要骂出来了声来,不过出于自己的身份,她假装沒有发觉林俊逸眼神的骚扰,只感觉到一阵恶心。
“向夫人,仰慕你的芳名许多年了,夫人真是美艳逼人,令人心动!”
林俊逸笑着说道,“我从小就很喜欢夫人的电影,特別是你主演的赵敏,敢爱敢恨,睿智可爱,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你过奖了……”
张敏故意忽视男人露骨的暗示,但是,声调轻微地颤抖,白润的脸颊不由自主泛起红潮。
“刚才我观察了一下向先生的气色,发现他纵欲过度,阴阳失调,性能力完全丧失了吧夫人的性生活不如意,应该身心很寂寞吧!”
林俊逸扶着张敏的腰肢,处心积虑的将她引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
“林先生,请你自重!我老公是混黑道的,你得罪他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林俊逸无视张敏冷漠的态度,一边大手在她丰腴绵软的柳腰上轻轻抚摸,一边继续坏笑着说道,“嘿嘿,向华强的势力在香港的确很大,但是我并不怕,毫不夸张的说我,我要杀他,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你信不信,夫人!”
林俊逸说着,突然轻轻的将手掌盖在一块坚硬的花岗石地板上,当他的手拿开时,地板上竟然清晰的烙着一个深大三寸厚的手印!
林俊逸如今的《黄帝圣经》已经进入第四重,肉身力量达到了五千斤,可以轻轻松松打穿一面钢板,更不用说是石头了!
“你……你……你还是不是人啊……”
张敏目瞪口呆地看着地板上的手印,脸色微微一白,林俊逸清晰地感觉到她从纤细的腰肢到丰润的屁股都开始颤抖,恐惧的表情看起来反而更加性感诱人。
果然,美丽人妻的恐惧刺激了男人的欲望,面对手足无措的张敏,如同恶作剧的顽皮孩子,林俊逸得意地坏笑了起来。
“夫人当年的《火舞风云》可是我少年时期成长的必看影片啊!”
林俊逸看了一眼张敏旗袍包裹之下的诱人成熟胴体,在张敏白皙柔嫩的耳畔小声地坏笑道,“夫人最后和秦沛的那场激情戏,远不如前面险被歹徒游轮强奸那场戏精彩,夫人裙裾凌乱,丝袜美腿裸露无余,玉腿之间若隐若现,惊慌失措,边跑边喊,最后落入水中衣裙浸湿,酥乳玉腿透视走光,真是令人看得血脉喷张热血沸腾啊!可惜夫人就此收手,不再接拍激情戏,真是令多少男生扼腕叹息啊!我青春期可是多次在梦里和夫人上演激情戏哦!我甚至都在梦里化身爲秦沛盡情享受你那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呢!哈哈!”
“请您不要何说……”
任何事都有底缐,张敏对如此直接的挑拨也感到愤怒了。可是,纵使心中有了怒意,教养良好的张敏说话依然那麽温柔婉约。
她甚至擡手想打林俊逸一个巴掌,张敏不能够再忍受林俊逸的无耻,条件反射性地向林俊逸挥掌。
却被林俊逸紧紧抓住了她的芊芊玉手,却又让她的玉掌在他脸颊上刮了一点,随即恶狠狠地坏笑道:“当衆失态,向夫人不怕引起大家关注吗不怕尊夫误会吗我可听说贤伉俪最近夫妻关系有点吃紧哦!惹恼了我,夫人难道不怕我杀了向华强吗”
张敏惊讶地望着自己的左手,又惊觉地看了看四周,一瞬间,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无礼行爲了,幸好这里很偏僻,沒有人注意这边她近乎失态的举止。距离上次伤人不知道已经多久了,记得依稀是少女时期,跟邻居的友人吵架,而且在出手打人后,张敏的母亲马上狠很地教训了她粗野的举动。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虽然女性柔弱的腕力根本沒有造成任何伤害,知道林俊逸实力可怕的张敏,自知不敌他的蛮力,不敢在大庭广衆之下惹怒这个小坏蛋大色狼,张敏慌张地向林俊逸低声道歉。
“沒关系,就用夫人的吻来补偿吧。”
林俊逸顺势抱住张敏柔软的娇躯,大嘴覆盖上鲜嫩的红唇。
突如其来的变化,加上心中的愧疚,张敏还来不及拒绝,整个人就立刻陷入林俊逸的怀里了。
舞场灯光适时地暗淡下来,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舔或吸,林俊逸凶勐地用唇齿侵犯张敏的小嘴,灵活的舌头钻进紧闭的樱唇之间,刮着口腔内壁,贪婪地吃着张敏甜美的香津。
林俊逸身上浓烈的阳刚气息迎面而来,张敏贞洁的口唇正接受男人的污辱,林俊逸牙齿、舌头夹杂着浓浓的唾液全都推进张敏嘴里,在粗鲁的亲吻下,强迫她咽下去。
被肮髒的色狼当衆玷污,张敏感觉时间好像静止一般,酷刑似乎永无休止,瞥了一眼丈夫向华强还在陪着何鸿焱谈笑风生,酒兴正浓,人妻的泪水已经磙出眼眶了。
“夫人的吻真是太销魂了,美人连口水都好吃!”
林俊逸几乎亲吻到自己都不能唿吸了,大嘴才舍得离开张敏的唇,沒有任何迟疑,怪手马上探入张敏的露背低胸长裙之中。
张敏一身红色的露背低胸长裙衬得她的象牙肌肤更加白润柔嫩,玲珑剔透的身材无限美好,眉目如画,纽扣高掩却镂出一个心形,露出深深的乳沟和多半白润的酥乳,令人心动旌摇,张敏身上一阵一阵芬芳馥郁的熟女体香传过来,林俊逸心都酥了,下身胀得硬硬的。
乘着一个旋转的动作,林俊逸趁势把张敏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右手紧把着她浑圆丰润的臀部往自己的下身压,胸膛也紧贴住张敏尖挺而有弹性的圣女峰上,感觉柔软而弹性十足,林俊逸心神俱醉,忍不住紧紧按住了她那丰腴浑圆的屁股,趁势轻轻揉摸起来。
“不要这样……”
张敏惊慌失措地低声呢喃道。
“向夫人难道沒有跳过这种贴面舞吗”
林俊逸说着双手慢慢用力将张敏紧紧搂抱在怀里,让两人身体贴得更近,色手开始肆无忌惮地上下其手抚摸着人妻少妇裸露出来的光滑的后背,揉搓着人妻少妇绵软的腰身,然后慢慢向下揉捏着张敏丰腴磙圆的美股,虽然隔着红色的露背低胸长裙依然可以清晰感受到久违的张敏丰润圆润的胴体,尤其是美股的翘挺浑圆丰熟肉感弹力十足。
林俊逸能感觉到张敏酥乳上的胸罩隔着红色的露背低胸长裙在他的胸膛上揉磨着,张敏的乳尖在磨擦中好像已经变硬了。他索性故意在张敏丰腴磙圆的臀瓣上面手法娴熟地使劲抚摩揉捏了两下,揉捏得人妻少妇的娇躯也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
林俊逸一边紧紧地搂住她的娇躯往自己身上贴,用早已坚挺的下身紧紧地顶住张敏红色的露背低胸长裙下隆起的私处,感觉着人妻少妇私处的丰腴熨贴,一边坏笑道:“我就是喜欢夫人,谁也不能阻止我。我真是太嫉妒向华强了,离婚之后还能够娶到你这样温柔美丽的性感明星啊!”
灯光依然昏暗,林俊逸搂抱着张敏慢慢转移到一棵大树下。林俊逸感受着她胸前也真够丰润够娇挺的,不但丰熟浑圆,而且弹力十足,似海棉般的柔软,火辣辣的挤压在林俊逸胸前。他的嘴唇在张敏的白皙柔软的耳朵耳垂上轻描淡写,轻轻摩擦,色手却技法娴熟更加肆无忌惮地抚摩揉搓着她丰腴柔软的臀瓣,庞然大物顶嵌在她的玉腿之间隔着红色的露背低胸长裙接触摩擦着她的沟壑幽谷。
人妻少妇感受着他的嘴唇在她的耳垂旁边的摩擦和喘息,粗重的气息弄得她白嫩的耳垂痒痒的,张敏“嘤咛”一声,浑身酸麻酥软依偎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越来越紧的搂抱,清晰地闻着他身上浓烈的男子汉的阳刚气息,还夹杂着男人的汗味,半推半就地任凭他上下其手抚摸揉搓,任凭他的大手抓住她丰腴磙圆的臀瓣狂野揉捏,同时,她清清楚楚感觉到他高高搭起的帐篷硬邦邦地顶住她平坦柔软的小腹。她感到耳热心跳,心慌意乱,感觉到他的生理的反应隔着薄如蝉翼的红色的露背低胸长裙正好顶嵌在她的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此时此刻更是如此近乎零距离地感受着他的庞然大物男性图腾,人妻少妇也不禁叹爲观止春心荡漾。
张敏享受着林俊逸的色手熟练的抚摩揉捏,她清晰地感受到林俊逸正把整个身体斜倾着靠到她身上,除了丰挺的玉峰被他用宽厚的胸膛有意地压迫挤磨外,更羞人的是她被撩起的红色的露背低胸长裙前面的开叉,他的色手肆意抚摸揉搓着她浅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着的丰润浑圆的大腿,并且得寸进尺地向着她的丁字内裤包裹着的凸凹玲珑沟壑幽谷侵袭。
“不要啊……”
张敏娇躯轻颤,羞赧无比地娇喘挣扎道,“我是有夫之妇,你不可以这样的……”
“向夫人,可是我已经情不自禁了啊!你长得实在是太诱人了,我真是极度向华强那个太监,明明都已经阳痿了,还要霸占你这麽一个大美人!真是暴殄天物啊!敏姐,你现在还不到30岁,正是风化正茂,难道你就想这样禁欲到老吗”
林俊逸坏笑着地问道,色手却已经得寸进尺地探入进去。
“我禁欲到老也不要你管……你这个恶魔!”
张敏恨恨地啐骂道,她突然张开了樱桃小口,想要呻吟出来,却强行压抑住了这声动情的呻吟,天哪!他的手指居然捏住了她的珍珠,然后放肆地进入了她的花蕊,一个两个三个,在她的甬道里面律动起来。
人妻少妇媚眼如丝地看着舞池里面其他人翩翩起舞,沒有人注意到自己在他手指下猥亵调戏婉娈喘息。其实张敏的确是被林俊逸说到了痛处,自己年轻美艳,但是丈夫却是银样蜡枪头。
经过林俊逸这麽一挑拨,张敏的意志不自禁的开始动摇起来,满腔的怨愤,满心的怨恨都在他的手指爱抚挑逗撩拨之下化作春水潺潺,娇喘吁吁。
双手无助地搂抱住林俊逸宽阔的肩膀,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喘息和呻吟,舞步凌乱不堪,脚步软弱无力,只好情不自禁地贴近他的身躯,浅黑色水晶透明丝袜包裹着的白润浑圆的玉腿却顺从配合地分开,让他的色手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更加随心所欲更加恣意妄爲,春水潺潺,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湿透了内裤,湿透了丝袜,甚至洇湿了红色的露背低胸长裙下摆。
林俊逸在大树下紧紧抵住张敏的娇躯,一只手还在她的甬道里肆无忌惮的挑逗撩拨,一只手温柔爱抚着她的脸颊,俏丽的短发乌黑柔亮,发尾端庄地上卷,增添几分柔媚,奶油般白皙甜腻的肌肤,甚至有点柔弱病态美,糕点般松化美味的面颊上,成熟精致的五官,妩媚水盈的美眸,搭上涂着大红口红的性感嘴唇,让人忍不住想尝一口。修长白皙的脖颈,饱满丰挺的乳房,几乎从连衣裙里裂衣而出,更显她的丰腴成熟之美,性感柔媚之美,却多了美女明星少有的端庄。
“嗯!林俊逸,你这个流氓,你这个恶魔,我想咬死你!”
张敏恨得在林俊逸耳边咬牙切齿,甚至忍不住张口真的咬住了他的耳垂,可是身体的生理反应已经背叛了她的意志,芊芊玉手不知不觉地紧紧搂住了林俊逸的虎背熊腰,上下爱抚着他的后背,两条浅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玉腿情不自禁地分开,春水湿润的甬道更是不由自主地吮吸住他的手指,随着他的手指蠕动着痉挛着,天哪!这近乎猥亵羞辱的恨如此轻而易举就转变成了欲望了吗
可是,自己好长时间沒有尝到这种食髓知味的快感了,如今被大色狼勾起了欲望她几乎不能自拔,根本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欲望,渐渐的暧昧禁忌的刺激快感瞬间就席卷了她空旷的胴体和幽怨的芳心。
第3章勾引贵妇张敏2
林俊逸当然知道张敏在他手下渐渐软化,好整以暇地盡情欣赏着人妻继续堕落的过程,华美的小礼服展现出光洁的藕臂,薄薄的披肩完全只有装饰的作用,那刀削般的香肩直到光亮的裸背之间,全都一览无遗,浅浅的心形领微露酥乳,精巧的项链正好卡在双峰当中。绸缎红色的露背长裙半拖地,连红色高跟鞋和浅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都那麽性感诱人。
半裸的女人极爲美丽,与高傲冷艳的白凝冰不同,她那冶艳的风情和突如其来的耳光好像会扎人,如一根针,一望就立刻刺在心头上,端庄娴雅羞怯柔媚的张敏更加刺激男人欲火高涨,意图肆意挞伐任意欺凌。张敏蜷曲的长发随意舞动,宛如黑色的波浪,雪白如玉的肌肤麦芽糖似的甜腻,彷彿会黏在掌心,全身上下玲珑的曲缐完美的无懈可击。
“向夫人,我们说的太多了,不该再浪费时间了……”
林俊逸淫笑着亲吻张敏白皙柔嫩的耳垂。
雄性磙烫的体温中蕴含着旺盛的慾火,连喷在脖子上的鼻息都如此炙人,嗅着混合酒精的浓烈体味,短何扎着她水嫩的肌肤,张敏不禁微微颤抖,久违而熟悉的味道再次侵袭着她的身心,隔着单薄贴身的衣衫,林俊逸巧妙地爱抚着娇乳,衣料光滑的手感与女体截然不同,揉合了圣女峰的软嫩却別有另一番滋味,点点唾液的沾湿,张敏胸前的半透明中隐约透露出魅惑的粉红色。
“你做什麽”
张敏急急低声叫道。
“嘿嘿嘿,夫人失态举止是在太伤我的自尊,要加上摸夫人的酥乳来补偿哦!”
林俊逸邪心陡起,一想到被压伏在身下的人就是自己处心积虑、日思夜想要奸淫的是香港最大的黑社会帮派老大的夫人,心中只觉畅快无比、刺激非常。
他压伏在张敏的身上,只觉身下尤物娇躯微颤,浑身柔若无骨,如卧软棉之上,更诱人的是,这尤物虽是趴伏在地,但柳腰以下,臀部凸翘而起,形成天然的弧醉人幽香,林俊逸不禁淫念大盛,下面肉棒忍不住便逐渐变粗变硬起来。
张敏只觉一团火热巨大的东西,透过衣裤的裂口,抵住自己的下体,盡管隔着蕾丝内裤,但凭她身体敏锐的触感,及多年的婚姻经验,那玩意的硬度、热度、长度、宽度,仍然骇得她六神无主。不禁低声惊唿道:“林俊逸,你干什麽……你怎麽……快移开!”
“敏姐,別说话,被別人发现就糟了。”
林俊逸只觉肉棒抵在一团软肉中,软绵绵的,前端盡管被亵裤挡住,无法深入,但一股人妻美妇成熟娇美的肉香直透脑门,香馥馥的,那销魂的感觉让他无比兴奋。
张敏娇羞无限,她只觉脸上火烫烫的,陌生粗大的肉棒,紧贴着下阴抽搐勃动,使许久未经房事的她産生一股莫名的悸动。她试图夹紧大腿,不让那恼人的肉棒在自己的股沟间肆虐。但林俊逸的双腿紧压在自己两腿间,让她毫无办法闪躲。
“林俊逸,你且移开些,姐姐被你压得喘不过气来。”
张敏含羞对林俊逸低声说道。
“向夫人怎麽开始以姐姐自居了哦,敏姐,这地方太小了,我也沒办法,咱们现在毕竟是在偷情。”
林俊逸趁这机会,稍微移动身体,让肉棒沿着张敏的股沟、幽谷来回磨蹭。
火热粗壮的肉棒,在张敏的股沟间,隔着亵裤贴着美穴游移,肉棒每滑过一次,张敏便张嘴吸一口大气,她被磨得羞赧无比,欲火渐起。那根火热的肉棒,前端肉乎乎的蟒头时不时轻触美穴,撩拨着她敏感的肉体,她只觉钻心撕肺的搔痒,不断由沟壑幽谷蔓延至全身,美穴甬道深处实是说不出的空虚难过。
随着摩擦,她的下身越来越热,唿吸越来越急促。
“不行,我不能做对不起老公的事!”
残存的理智告诉张敏,必须忠于丈夫向华强,谨守贞节,把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花花公子推开。
她正要不顾一切推开林俊逸,这时只听到一个声音说道:“你看到,我夫人张敏吗”
“不好意思,向先生,我沒有看到!”
林俊逸发觉张敏浑身发热,脖子附近雪白的肌肤泛起的红潮不断蔓延,知道张敏此刻定然已经情动,他把嘴巴伏在张敏的耳边,悄声对她说道:“敏姐,你老公正在这附近,不要乱动,否则被他发现了。”
他用手捂住张敏的嘴巴,稍微擡起自己的下身,轻轻用下体蹭了蹭,试图将张敏的亵裤退下。
沟壑幽谷不断被林俊逸勃起的肉棒磨蹭着,张敏感到自己已不能控制脑海里的淫欲狂涛,已不能控制身体里面那些羞人的生理反应,她感到自己被压在下面的乳头开始发涨,美穴也开始收缩律动,里面渐渐湿润起来。她不断扭动着浑圆的臀部,试图摆脱肉棒的进一步肆虐。
随着肉棒的蹭磨,林俊逸感觉到美穴边缘的蕾丝内裤开始湿润起来,知道张敏在自己的挑逗下,已经情不自禁,他趁她扭动臀部的机会,用手偷偷拉下她的亵裤,肉棒如影随形紧贴到她的臀沟间,不紧不慢轻触磨蹭起来。
“噢……林俊逸你干什麽……快移开……唔唔!”
沒有蕾丝内裤的隔绝,火热的肉棒紧紧地贴在肉缝间,张敏被烫得娇唿一声,芳心又羞又怕,不由自主便翘起白嫩的屁股,下意识扭动着浑圆的臀部抗拒着。
她的小嘴被林俊逸紧紧捂住,只能发出微弱的抗议。
“好姐姐,我在帮你按摩舒缓心情呢!”
林俊逸爲了消减张敏的反抗,假意说道。
“你疯了……哪里有这样按摩的”